上海图书馆东馆

(上海图书馆东馆)

地点
上海图书馆东馆
中国

竣工日期
竞标作品

委托方
上海市政府

建筑师
Decibel Architecture

 

(关于)

“2016上海市重大文化设施国际青年建筑师设计竞赛 ”力求创造三座显著具有国际水准的文化设施(上海博物馆东馆、上海图书馆东馆和上海大剧院), 是上海“十三五”期间公共文化新布局中的重点建设项目。

Decibel建筑事务所作品 – 上海图书馆东馆 – 是对图书馆设计探索中思想碰撞而产生的火花 – 建筑涵盖了充满生机的楼层空间, 以中轴线为基准四通八达的交通连接, 和9层高形态构造多样的建筑形态。 位于建筑中心部位,由两座楼梯向上方纵横交叉组成的“无限知识环路”,将各个空间功能编织连接在一起。犹如被多层面纱包裹笼罩的虹彩玻璃则为建筑提供了全天候的保护,同时也在无形中将这座庞大的建筑结构进行了软化和柔化。

 

(城市 & 建筑形态)

这栋九层高、充满活力且变幻多样的上海图书馆东馆综合体与对称轴线另一端的上海东方艺术中心遥相呼应,优雅地穿插坐落于浦东新区政府的另一侧。

作为城市发展战略,新的图书馆综合体应不仅仅是一座坐落于公园中的图书馆,而是一座拥有内部公园的图书馆综合体。 图书馆综合体将公园延伸进入建筑景观平台,为东北侧城市区域和西南侧公园开启了呼应的空间。

(地点)

用地位于世纪大道、政府办公区域、迎春路以及源深路商业住宅区域以及世纪公园的交叉融合点。上海图书馆东馆便捷的地理位置为浦东居民带来了一个全新、优秀的城市聚集点,为大众提供了阅读、分享和提高知识与文化创意的重要公共空间。

建筑是以能量场作为理论依据进行设计和构想的。

 

简洁明快的形态与整个区域空间产生互动并交相呼应,从而将建筑蕴含的能量与功能传递到更大范围的城市区域, 同时建筑内部呈现柔软曲线化的形态以营造舒适、欢迎的入口空间和适合人们思考与冥想的禅意空间。

(外立面 & 广场)

外立面和表皮设计被视为光的帷幕 -灵感来源自极光,旨在将由光刃雕刻打造的无定形的空间带入真实的功能内容、楼板和挑空等等。 建筑外观披上层层色彩斑澜的玻璃表皮形成了围绕建筑内部各个功能、流通和互动空间的统一帷幕。

极光是天空中带电高能粒子和高层大气中院子碰撞造成的发光现象,是由高强度能量反应所产生的轻盈,优雅且细腻的成果。 层层交错重叠的扇形玻璃模糊了建筑本身的边界, 从而某种程度上以戏剧化且微妙的方式将临近公园景观流动延伸其中。

主广场由街道和公园层升起, 创造了与城市相连接的板块,同时提供了互动的与创意思想碰撞的炼金炉。 三个进入中心广场的主入口设置在主过街人行道处直通可连接各个功能部门的中央庭院。根据流通路线所塑造的四个月牙型的空间则被用做通往建筑各空间部门的主入口。

各部门入口处之间的区域则设立多个售卖亭和咖啡厅,提供便利的同时为人们提供约会和交流的场所

(主要功能)

图书馆的主要功能区域 (资源展示空间和国际文化空间), 展览区域(专题研究空间和创新体验空间),以及学术交流空间和研究空间在地面入口层都拥有各自独立的到达和入口区域。这些入口区域将会通过垂直挂幅引领访客前往各个功能区域以及各区域间的连接信息。

(流通与连接)

而前往各个楼层,或从地面层至屋顶层的流通则是由位于建筑中心的‘洛伦兹吸引器’所支持和领导的-平衡的轨迹和动态的力量感鼓励人们参与其中,从而开启一场图书馆的探索之旅。

穿插于图书馆综合体不同楼层文化功能区域内的多个餐厅、酒吧、售货亭可增加平台和露台绿地的人流,不论白天或黑夜,使气氛更加活跃和谐。 散布于建筑中的平台也可作为社区活动场地,欢迎周边的居民前来练习太极拳,运动健身,下棋、散步和各种有益身心的休闲活动。

阶梯设计概念的灵感是由洛伦兹吸引器所启发的, 这是一个描述了混沌流理论初期情况下敏感依赖的数学模型,展示动力系统如何以一种复杂且不重复的模式,随时间的推移而演变的。虽然这是一个由公式和数字模型所生成的理论,但它潜在蕴含了一套非常美丽且优雅的形态,它利用决定性混沌理论中流体运动所生成的轨迹从而自然随机产生成型。 它代表着由自然孕育的与生俱来组织和凝聚力, 承认个体,生活独特的轨迹,以及学习与创造。

引用洛伦兹吸引器比喻,我们将它作为探索连接各个功能区域与楼层之间的路径。 斜坡环形阶梯的流动性吸引人们的目光由室内望向天空。 宽敞大气且蜿蜒交错的‘无限’阶梯勾起人们的好奇心,为需要到达各个功能部门间的人们提供了无限的路线可能性。这将成为图书馆未来的心脏地带, 是知识与思想交流的孵化器与催化剂。